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宋运来读博

每天一碗心灵鸡汤

 
 
 

日志

 
 

爱孩子是永恒的教育话题  

2009-11-17 17:26:23|  分类: 语文人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访苏霍姆林斯基之女、乌克兰教育科学院院士苏霍姆林斯卡娅

                                                            摘自2009年11月11日《中国教育报》

    他的一生只有短短不到52年,却把其中一半的时间奉献给了一所乡村学校。他在这里曾先后为3700多名学生做过观察记录,能指名道姓地讲出100多名“最难教育”学生的成长过程。他一生撰写了41部专著、600多篇论文、1200多篇童话和故事。他的名言是:“如果你不爱孩子,你就从事别的职业吧!”是的,每一位从事教育工作的人一定知道,他就是享誉世界的乌克兰教育家苏霍姆林斯基。

  如今,半个世纪过去了,他倾注毕生心血的帕夫雷什学校是否依然如故?他带着学生亲手种下的树、培育的花以及生长于这片沃土的教育思想是否依然鲜活?近日,由全国苏霍姆林斯基研究会、北京师范大学比较教育研究中心、山东省维坊市坊子区政府联合主办的苏霍姆林斯基教育思想与实践国际研讨会在潍坊市举行,记者采访了作为嘉宾出席大会并作主旨演讲的苏霍姆林斯基之女、乌克兰教育科学院院士苏霍姆林斯卡娅教授。

         教育传统在帕夫雷什学校依然活着

  记者:帕夫雷什学校是苏霍姆林斯基奉献毕生的地方,也是您从小成长和学习的地方,这么多年来,您觉得学校哪些方面在变化发展,哪些方面得以保持?

  苏霍姆林斯卡娅:现在时代变了,社会体制、经济体制都在不断变化,因此教育也会不断变化。具体的教育方式、手段、内容都会变化发展,但重要的是传承创始人的核心思想。比如说,苏霍姆林斯基的劳动教育、在大自然中进行教育的传统在帕夫雷什学校都得到了很好的坚持。刚入学的新生要和家长一起种一棵树,然后整个学年照顾这些树,收获的第一个果实、第一朵花,送给他们的母亲。每一个毕业生也要种一棵树。在每年8月下旬,学校举行收获节,苏霍姆林斯基希望在这个节日让孩子看到劳动与美的统一。每年秋天,学校举行鲜花节,孩子们讲花的故事、了解花的知识、听有关花的音乐、读有关花的诗。还有母亲节、童话节等,而学生活动的奖品永远是书籍。这些都至今未变。

记者:按照惯常思维,今天的帕夫雷什学校应该因为出名而得到来自各界的额外资源,或者至少会有许多家长想把孩子送到这所学校。现实情况是不是这样呢?

  苏霍姆林斯卡娅:目前,帕夫雷什学校在乌克兰属于重点学校,的确每年都有很多的参观者到帕夫雷什学校,甚至带着一种朝圣、寻找教育智慧源泉的态度来拜访这所学校。很遗憾,帕夫雷什学校并没有因此得到更多的资源,教育经费和教师工资与其他学校没有不同。到过这所学校的人都很惊讶,觉得它又小又旧。在乌克兰,学生都是就近入学,帕夫雷什学校招收的学生仍然是附近村庄的儿童。苏霍姆林斯基早就说过,一所好学校最重要的不是物质上的富有,不是外界给学校提供的物质帮助,而是每个孩子、班级和老师用自己的力量为学校做了什么,用自己的双手建设的学校才是最有特色的学校。

  记者:听您的描述,帕夫雷什学校在今天依然像一座世外桃源。难道它没有普通学校所面临的烦恼?随着经济全球化发展,许多教育问题都是世界性的,相信乌克兰也不例外。此外,我还听说由于经济状况不佳,乌克兰教师的工资比较低、城乡教育资源不均衡的现象比较严重,这些问题是否存在?

  苏霍姆林斯卡娅:近年来乌克兰正在进行教育改革,也面临许多新的情况。比如,过去学校都是严格按照教学大纲和教学计划开展工作,现在开始提倡让教师拥有自主权,注重学生的个性发展,这是好的方面。但是学校现在也在向多样化发展,并且开始分层,有好学校、普通学校、贵族学校、欧洲学校等。现在尤其时髦的话题是天才儿童,为了天才儿童的发展有专门的教育计划和学校。我认为,这种做法与苏霍姆林斯基教育思想是矛盾的。其实不仅是教育,在全球化、一体化的进程中,世界出现了很多很多的问题。每个国家、每个民族都在努力保护先辈留下的优秀遗产,这些遗产不会随着时代的变化而消失。苏霍姆林斯基的核心思想就是对孩子的爱,把整个心灵献给孩子,如果没有这样的工作态度,就不可能有今天的帕夫雷什学校,这所学校的老师也不可能过一种平静的生活。

       教育智慧对当代教育问题常有启发

  记者:苏霍姆林斯基离开我们已经将近40年了,他的教育思想具有怎样的现实意义?

  苏霍姆林斯卡娅:第一个意义是对儿童的爱和尊重。苏霍姆林斯基首先把儿童看成一个人,看到他作为一个人的价值。如果孩子能看到自己的价值、尊重自己,那么他不会不尊重别人、不爱别人。自尊、自爱的品质,对于刚刚进入学校的孩子来说是不会自动生成的,是需要学校教育的。苏霍姆林斯基的著作中尤其关注了所谓的问题儿童。在当今社会,我们也发现,儿童实际上有各种类型的问题,包括心理的、生理的、道德的。把这些孩子排除在一般的教育体制之外,不是正确的选择。这就是苏霍姆林斯基的人道主义教育思想。

  第二个意义是心灵的养成。苏霍姆林斯基认为,如果没有美好的心灵,没有精神的诉求,人和动物没有区别。形成孩子美好精神境界的关键是让他们学会感知幸福。现在每个孩子、教师和家长对幸福的感知和理解是不一样的。家长可能觉得让孩子物质上富有、满足他们的各种需求就是给孩子幸福;有些孩子觉得拥有高档玩具、笔记本电脑才是幸福;教师觉得他给予学生更多知识,而学生掌握这些知识就是一种幸福。苏霍姆林斯基用智慧在自己的学校创造了一套实践幸福的模式,主要是愿望文化和需求文化,让孩子有帮助、关怀、同情别人的愿望,并在这个过程中感受幸福。

  第三个意义是校本文化。学校发生的任何事情、展现出来的任何现象,都应该体现学校办学的思想。尽管教学大纲、教学计划一样,仍然出现了各式各样不同的学校。苏霍姆林斯基认为,学校应该有两种教学大纲,一种是国家统一的教学大纲,另一种是针对孩子个性特点和独特需求的大纲。苏霍姆林斯基有关和谐发展的教育思想,就是通过第二个大纲实现的。

  所有上述内容没有教师的参与是不可能实现的。教师是学校的脸面,是学生在学习阶段接触的最重要的人。学校所取得的成就取决于教师怎样完成他的教育职责。简而言之,应该是热爱孩子、热爱教师职业、热爱学校。

  记者:当今时代,我们遇到的许多教育问题都是苏霍姆林斯基所处的时代难以想象的。举个例子,在他那个时代,可能连电力都不能保证,但是孩子很容易接触自然。而今天,电脑、电视占据了孩子大部分的时间,以至于一些孩子既不爱劳动也不爱运动,对什么事情都没有兴趣。您认为这样的问题在苏霍姆林斯基那里还能找到答案吗?如果是他本人,会怎样教育这些孩子呢?

  苏霍姆林斯卡娅:我认为,今天我们面临的一切尖锐的教育问题,都可以从苏霍姆林斯基那里找到答案。我想如果是苏霍姆林斯基本人,可能首先会从这些孩子的父母和教师身上查找原因。因为孩子生下来都是纯洁的,没有人天生就上网成瘾。很多时候,是家长首先开了一个不好的头,比如家长在自己忙的时候对孩子说,“你去看电视吧”,“你去玩电脑吧”,这就等于把孩子推给了电脑和电视。苏霍姆林斯基注重培养儿童的兴趣,他提出要让尽量多的人和物进入童年期的精神生活。他还注重儿童的情感教育,让孩子要知道哭、知道笑、知道高兴、知道同情和关心别人,这样孩子就不会对周围世界漠不关心。

  从苏霍姆林斯基留下大量著作的年代至今已经40多年了,孩子发生了变化、教师发生了变化、学校也发生了变化。随着一代代孩子出生、走进学校,无论是网络也好、媒体也好,任何因素都不能减弱我们对年轻一代的爱和希望,希望他们聪明、健康、幸福。 

        教育理念已写入乌克兰教育改革文本

  记者:具体来说,苏霍姆林斯基的教育思想对今天的乌克兰教育,对正在进行的教育改革有怎样的影响?在乌克兰还有多少学校在实践苏霍姆林斯基的教育思想?

  苏霍姆林斯卡娅:在乌克兰,苏霍姆林斯基的许多教育思想已经写入了教育改革的国家文本。比如,乌克兰教育改革特别强调的个性化教学、差别教学、注重学生精神培育等。今天教育改革中有关道德教育的内容更是和苏霍姆林斯基直接相关,这些教育植根于全人类的共同价值,在苏霍姆林斯基教育思想中体现为强调民间故事、艺术的重要性,正是在他的倡导下,这些故事和艺术作品已经进入到中小学的教科书里。

  在学校实践的层面,一种是像基辅市的苏霍姆林斯基学校那样,完全按照他的教育体系来开展工作,就目前我知道的情况,在乌克兰大约有30至40所这样的学校。另一种是在学校中有苏霍姆林斯基教育思想的因素,比如吸收了他的快乐教育、劳动教育等,这类学校非常多。

  记者:最近这些年到乌克兰、到帕夫雷什学校取经的不仅有中国的教育工作者,还有美国、德国、澳大利亚等西方国家的教育工作者。他们是怎样评价苏霍姆林斯基教育思想的?希望从中获得什么?

  苏霍姆林斯卡娅:和中国的到访者不同,西方学者较少从实践的角度去关注苏霍姆林斯基,更多的还是作为历史上一个教育家去研究他的思想。不过,情况也不尽相同。例如,前不久美国一位教师培训学校的校长,就是为了了解怎样做教师而来的。美国的一位中学教师翻译了我父亲的《把整个心灵献给孩子》,他在谈到翻译过程中的感受时说,“什么让我们吃惊呢?是苏霍姆林斯基简单的叙述中蕴含的深刻思想”。最近,一位澳大利亚学者约我写一篇关于苏霍姆林斯基的文章,他认为,无论东方还是西方,苏霍姆林斯基是最早提出情感教育的,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记者:您这几天也参观了中国的一些学校,感觉如何?您怎么看待苏霍姆林斯基教育思想在中国长久不衰的影响力?您认为中国的学校是否抓住了其思想的真正内涵?

  苏霍姆林斯卡娅:每一所学校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从这些学校中,或多或少地都能看到苏霍姆林斯基教育思想和帕夫雷什学校教育实践的影子。去年,山东潍坊北海双语学校的高峰校长曾经到过帕夫雷什学校,这一次我也去了他的学校。我认为,高峰校长和他的教师团队抓住了苏霍姆林斯基教育思想的精髓。为什么中国这么热爱苏霍姆林斯基,我想很重要的一点是对于孩子的爱,我发现中国的老师和父母都特别爱孩子,这种爱是中国文化传统的重要内容,更拉近了中国和苏霍姆林斯基的距离。当然,在实践苏霍姆林斯基教育思想的时候,不应该过分追求形式,这点无论是中国还是乌克兰的学校都应该注意。苏霍姆林斯基早就说过,形式主义给教育工作带来极大的危害,儿童做的许多事情没有触及他们的内心,而仅在意识表面上爬行,有时甚至连帮助残疾人和病人也变成轮流值班的“措施”,并逐渐成为用打分数来评定好坏的“课程”,很难找到比这种做法更扭曲儿童心灵的事情了。对待儿童尚且如此,更何况整个学校呢?

        采访手记

  在跟随苏霍姆林斯卡娅率领的乌克兰教育代表团参观访问的日子里,我时常被一种感动的情绪占居着。这种感动来自于与教育大家的近距离接触,来自于践行苏霍姆林斯基教育思想者的不遗余力,也来自于教育学者搭建沟通中外、理论与实践之桥的孜孜不倦。

  苏霍姆林斯卡娅教授,不仅继承了苏霍姆里斯基的衣钵,也继承了他平和、坦荡的性格。在接受采访时,她总是谦虚地说,“我只是他的女儿,我是一个平凡的人”。事实上,她已经身为乌克兰教育科学院院士,并在教育史研究领域颇有建树。

  帕夫雷什学校校长杰尔卡奇,大学毕业分配来到这所乡村学校,一干就是30年。虽然帕夫雷什学校那时已经声名鹊起,但这所学校离大城市基辅有300多公里,并且从未因为名气大而得到过一分钱额外的拨款。杰尔卡奇担任校长这10年正是教育改革波澜起伏的时代,在这样的时代坚持传统并非易事。但是,杰尔卡奇并不居功,而是强调教师们为保持传统作出了很大贡献。

  基辅市苏霍姆林斯基学校校长哈伊路琳娜,从开始接触苏霍姆林斯基教育思想那一刻起,就决定将来有一天要创造一所同样的学校。经历了多少不眠之夜,终于,她带领同事点亮了象征学校精神的三只蜡烛:善良之烛,创造之烛,快乐之烛。这所学校在一至五年级实行无分数评价体系,提出“精神成长模式”,每个月让学生欣赏一幅世界名画。哈伊路琳娜说,用心灵创造心灵,苏霍姆林斯基的这句话在21世纪的今天比任何时候都显得重要。

  山东潍坊市北海双语学校校长高峰,创造性地运用苏霍姆林斯基的教育思想,带领区内6所农村小学打造幸福教育联盟,努力实现软件上的教育均衡。成都市武侯实验中学校长李镇西,像苏霍姆林斯基那样,追求让每一个从他身边走出去的学生和教师,都拥有终生幸福的精神生活。

  据不完全统计,苏霍姆林斯基的教育专著已有40余部被译成中文出版。其中,《给教师的建议》一书创造了汉译外国教育名著的最高发行量。中国教育学会会长顾明远教授至今依然记得改革开放之初,中国引入苏霍姆林斯基教育思想时的情形。当时正是中国素质教育的起步阶段,苏霍姆林斯基的教育思想在中国教育界特别是一线教师那里受到了热烈的欢迎。“他热爱孩子、懂得孩子、懂得教育规律”,顾明远道出了苏霍姆林斯基教育思想持久生命力的秘诀,“他提出的培养孩子和谐、全面发展的思想,与我们今天提倡的和谐社会完全相通”。在此次苏霍姆林斯基教育思想与实践国际研讨会上,北京师范大学国际与比较教育研究院教授、全国苏霍姆林斯基研究会秘书长肖甦和她年轻的团队的努力又让我们看到,中国教育工作者与苏霍姆林斯基的对话、中国与乌克兰两国的教育交流还会向更深远的方向继续前进。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